“通才无碍”的画家黄阿忠推出现代诗选

来源: 美术家书法家艺术网    时间: 2022-07-16    打印本文    字体大小:     阅读量: 390

阅读量: 390

作者:詹皓编辑:詹皓

时间:2021-06-02 12:49:49

      《闲云散月——黄阿忠现代诗选》近期由文汇出版社出版,6月5日下午15:00,将在淮海中路624号上海香港三联书店举办新书签售会,特邀沪上著名作家马尚龙现场对谈。

      黄阿忠是一位画家,但他轻易横跨了油画、水彩、水粉、水墨、书法、陶瓷等等大多数艺术家可能一辈子都不会跨越的创作范畴。

      黄阿忠还是位诗人、散文作家,他写的回忆师长的文章,功力不凡。如今,他又推出了自己的现代诗选。

      在“阿忠绘说”公众号里,黄阿忠经常把自己的绘画和现代诗一起配发。古代文人最推崇的“诗书画印”四绝全才,在黄阿忠这里,变成了中西艺术文化全面打通的融合型艺术大家。

      遥想1980年代,黄阿忠也是文青一枚,现代诗选之类的畅销书一定是他案头翻阅的学养秘笈。他开悟早,1979年便参加了改革开放后第一次现代艺术展“十二人画展”,1982年就在上海举办了他的第一次个展。

■黄阿忠作品

      时代风气的吹送,中西艺术的滋养,在黄阿忠那里,成就了他的“通才无碍”。他认为,学艺术就像学自行车,光理论上学不行,一定得骑上车练。虽然一开始左右摇晃,随时要掉下来,但车龙头把稳了,骑稳当了,就不会再注意龙头的平稳,骑术高了之后,渐渐进入自由境地,你会单脱手、双脱手、骑S型等等。对于学艺术,黄阿忠始终认为,先要掌握技法,然后根据感觉去用色画线条,最后忘记技法。

      中西艺术的打通,使得黄阿忠无论使用油画笔、油画棒还是中国毛笔,都毫无艰涩阻滞之感,中西方不同的艺术类型,在他那里,经由长期培养的通感所指引,畅通无阻,所向披靡。

■黄阿忠作品

      记得有一次我随黄阿忠学画陶瓷,好不容易画完一个瓷盘素胚,却不小心碰掉了边缘一角,正苦恼自己的创作瞬间成了残次品,黄阿忠却哈哈一笑说:“不要紧,看我的。”说完,他用手把瓷盘边缘掰出一个个锯齿形状,瞬间,瓷盘就变成了向日葵形状,然后他又在盘上题词,于是这件瓷盘就变成了绝无仅有的“黄阿忠手作陶瓷”。

      黄阿忠的现代诗,也是和他丰沛的内心感悟和以及绘画才情的溢出有关。他的老友、设计大师沈浩鹏说,阿忠的诗犹如他的画一样,没有约定成俗的技法,却可以浑然天成,这也是因为太多年的经验累积,以及对江河湖海花虫草木的感悟。好的诗,不用太多矫饰的修辞,一种气息和画面就会朝你扑面而来!

■黄阿忠作品

      这里我们选两首黄阿忠的现代诗和配套绘画作品来欣赏一下。

岁 月

诗:黄阿忠 / 画:黄阿忠

那一刻

我走进竹林

不看那一片绿翠

只为触摸竹叶尖尖

滴下的露水

那一刻

我步入山路

走向峰峦

不听呼啸而过的风声

只是想透过叶隙

看西面的晚霞

那一刻

我登上楼顶

凭栏眺望

不看马路交错时空

只等万家灯火的回闪

那一刻

我挥洒五湖四海

走过繁华寂静

脚步还没有停歇

为的是胸中

装下滿天云彩

那一刻

我梦回少年

听老歌旋律

伴随节奏的成长

不是为了怀旧

而想迎接新的乐符

生 命

诗:黄阿忠 / 画:黄阿忠

生命投向浩淼的宇宙

你永远在途中

朝前是一无边际

回过头看

一盏盏在甬道发亮的灯火

幽幽地闪着

我知晓道路没有尽头

然却不得停顿

让理想的 SOUL 留下

海浪拍打礁石沙滩

金色的阳光与白浪

召唤灵魂的依恋

海鸥飞来窗前

凭阑远眺

和你一起望着太阳升起

艺术家简介:

      黄阿忠,1952年生于上海,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。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、中国油画学会会员、上海市文史研究馆馆员、上海市美术家协会常务理事、原上海市美术家协会油画艺术委员会主任、上海市作家协会会员、上海市长宁区美术家协会主席、上海市崇明区美术家协会主席、上海大学上海美术学院教授,博士生导师。








分享到:

上海艺术家百度统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