枣园桑田—张大中国画作品展

来源: 美术家书法家艺术网    时间: 2021-11-13    打印本文    字体大小:     阅读量: 2999

阅读量: 2999

      枣园桑田—张大中国画作品展,于2021年11月19日下午三点在欧阳路580号朱屺瞻艺术馆开幕。

策划

隋   军    夏建峰

学术

陈   琪    李向阳    黄阿忠

指导单位

上海市虹口区文学艺术界联合会

主办单位

上海市虹口区美术家协会

上海市黄浦区美术家协会

承办单位

上海市恒纳文化传媒有限公司

协办单位

虹口区文化馆

朱屺瞻艺术馆

媒体支持

中视文旅国学频道上海中心

美术家书法家艺术网

开幕式

2021年11月19日下午3点钟

展览日期

2021年11月20日至11月26日

星期一休馆

展览地址

朱屺瞻艺术馆

上海市虹口区欧阳路580号

枣园桑田一写在张大中国画上海展览序

陈    琪

      艺术家的创造与创造力到底来源何方,主旋律创作艺术来源于生活,生活是艺术创作的源头。但这个问题一直困惑我们多少年,也一直有人提出不同的困惑,至今我还在想生活是艺术的唯一源头活水吗?我想每个艺术可能有着不种的答案和创作之间的依存关系。

      我认识张大时间并不长,先是从他的收藏的瓷器开始。一次偶然的机会到沛县大屯煤矿中学,这所学校和上海有着渊缘关系,听时任中学郑校长说,他们学校有个小型的瓷器収藏馆,一所中学有瓷器艺术博物馆,当即引起我的好奇心,当时就去观赏的瓷器陈列展,展厅并不大,展出经过断代分类的百来件作品之多,展示的瓷器脉络清晰,可不乏有精品陈列,听校长介绍这是一次偶然机会认识一位山东枣庄的收藏家,捐赠给学校400多件历代瓷器精品,他还介绍这位收藏家不仅收藏瓷器,书画,杂件收藏也很丰厚,这更引起了我们的兴趣,想请他过来一聚,郑校长介绍说这位张大先生一只脚走路不便,不知是否能来,当对方听说我们是上海来的艺术家,很爽快的答应来见面,并带来有关上海艺术家的一些藏品让我们砌磋欣赏。见面聊天中才知道他也是一位艺术家搞当代水墨创作,有了一面之缘,就有了第二次、第三次的见面,特别是对他的当代水墨画有一个惊喜的发现。去年春节前他在朋友圈里发了几张小的水墨人体,作品透露出大胆、当代,没有古人、今人的水墨迹象和影子,感觉到一种水墨的力量和震撼。当即有了给他举办当代水墨画展的念头,把他的作品引进到上海当代艺术舞台来交流。

      今年四月份我和隋军第三次到张大工作室,对他的作品进行一次大大小小的盘点,在他创作的四五百件作品中挑选了一百三十多件,有大六尺整纸大的作品,也有几十公分的小作品,我们对他的艺术创作由衷的钦佩,用他的残疾之躯创作出这么多作品,总体来看我们的感觉作品立意高,用色用墨畅快淋漓,造型大胆变型夸张,艺术语言鲜明。

      张大的艺术风格从哪儿走来?这是我一直思考的问题,他的艺术和山东枣庄以及江苏北部徐州地区没傍依借鉴的可能,和传统的梅兰竹菊,传统样式拉离距离,艺术创作路子的选择是艺术定位的基础,这不是生活中能教会给他的,是一个艺术家骨子里就存在的,只所以有了不同于一般艺术家的定位,才能有他今天艺术样式和独立不群的创作模式。但这在时下的美术界要坚持自己的观点,要坚守自己的理想也是很难;另一个方面,在他的水墨作品中看得出他在创作中心无旁骛,桀骜不驯的个性,这样的个性也造就了他坚耐不拔的性格,这也成就了他书画创作和艺术收藏与众不同的事业。

      张大的当代水墨创作和传统拉开距离,和今人拉开距离,吸收了当代水墨的艺术精华,特别是吸收国外艺术样式为自己所用,融会贯通,在创作实践中形成自己的艺术语言。他创作的母体主题,大多作品里出现丰乳肥臀的女性形象,丰满性感。在他的作品中大体可分为三个类型,女性水墨系列、城市水墨系列、江南水墨系列。他的作品构图造型大起大落,用线粗旷大胆,重墨重彩,线亦是墨,墨亦是线,大小、黑白、线面一气呵成;特别是小幅作品有一种张力亦有一种静气,畅快通达,见笔墨、见灵性,不拘泥与小节,对型在有意和无意间的表达,作品充满着现代水墨语言的气息。

      这次我们把张大的当代水墨作品引进上海展览,是对他对艺术的真诚和敬畏的一种表达和帮助;也是让他的作品放到上海甚至全国当代水墨平台上交流沟通,让更多的人认识他的艺术创作,认识他对艺术的虔诚和坚守;更是通过他的艺术作品展览认识他的收藏,认识他长期用心血积累的艺术宝藏。

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

上海市美术家协会副主席

      去岁秋末,哥几个结伴北上,识张大于微山湖畔。张大本名张爱国,据说是位书画家与鉴赏家,五短身材,须眉皓然,侠肝义胆,经纶满腹,颇具传说中的某些色彩,更因为捐赠了沛县大屯矿区一座博物馆而闻名遐迩。大屯矿区是上海的一块飞地,飞地多故事,一如水泊梁山峰回路转,听过看过而已。

      今又重阳,不曾想再次与张大相聚在苏州河边,这一回,他是要来办展览了。推杯换盏间,作品在手机中一幅幅划过,仿佛一阵阵呼啸而过的秋风,撕开了过于矫情的夜幕。我不懂水墨,也没看清画的什么,但显然被这些涂鸦般的浓墨重彩惊艳到了。下笔如景阳冈打虎,敷色似十八碗下肚,好一个行云流水、豪气冲天的张大,记住你了。

      其实,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飞地。期待下月,去到张大在朱屺瞻艺术馆的飞地。

      张大者,鲁人也。其相并不出众,亦入儒、道之间,脸若国字得方正,举止言行,合乎礼仪;目光如炬显睿智,轻须飘冉,仙风道骨。自小浸于礼教,善收藏,入乎先贤文武之道,出乎山川雄秀之气;擅丹青,笔墨趋势世界潮流,气韵流畅追踪远古。论其画,轻松与凝重,流畅与滞胶,笔性或许与性情有关。有意而为和克意而得,在其画面中而得截然不同的效果。有意往往用力而不僵、板;克意则是把心收而不呆、滞。用力且让人感到轻松,虽克意而求得飘逸,这是需要修为和很高的境界。











分享到:

上海艺术家百度统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