国画清风雅集:仁心有古调 妙墨无俗缘

来源: 搜狐    时间: 2018-01-19    打印本文    字体大小:     阅读量: 661

阅读量: 661

齐白石 《安居乐业》

      此幅作品,浓艳的色彩,饱满的构图,不是春光,胜似春光;所画鹌鹑,又寄予了对平安生活的追求和祝愿;不论技法还是寓意,皆表现了白石老人的创造性。

潘天寿 《秋意》

      大胆写绘出一支呈直角的菊花,使之填满了整个画面,这样的构图诗人觉得已入险境,无法收拾,而气势抢塞。再在右小角绘一些竹与兰,意态生动,即转危为安,画面物象的位置,主次分明,虚实相应,关系平衡,获得了与众不同的新奇意境和效果,即“化腐朽为神奇”。

林风眠 《理鬓图》

      温柔婉约、恬静娴雅的古典仕女形象,集中体现了林风眠对东方女性美与韵致的理想。

林风眠 《烟江双泊》

      此幅彩墨结合,在苍苳浑朴的墨色外,以淡彩写轻岚入谷、浩淼江水。浓墨与淡墨晕染结合,开创性地塑造出山峰的体量转侧与光影变化,成功地解决了墨与光的冲突。画家将个人的心绪融入山水的意境里,使作品呈现出凄清、忧郁、遗世独立的东方韵味。

俞致贞 《芙蓉蛱蝶》

      运用多次渲染的艺术表现手法生动地再现了芙蓉的自然形态,通过使用不同的线条表现芙蓉、树叶、蛱蝶的不同质感,个人风格明显。画中景物左顾右盼、彼此呼应、飘逸清新、生动传神。全幅作品用笔严谨,形象刻画细致入微,设色浓而不艳,典雅清丽,构图简明新颖。

溥儒 《秋山泛舟》

      山峰树木点染繁密,利落清爽,富于生气,用色亮丽而不含火气,独树一格,蕴含着一种“出于笔墨之外”的高贵淡雅之韵。

黄宾虹 《峨嵋山色》

      正如石涛所说“黑团团里墨团团,黑墨团中天地宽”,黄宾虹山水画特点就是“黑密厚重”,作品重视章法上的虚实、繁简、疏密的统一;用笔如作篆籀,遒劲有力,在行笔谨严处,有纵横奇峭之趣。此幅为八十以后所作,笔苍墨润,赋色沉厚,古意盎然,虽言拟宋许道宁笔墨,实则纯由己出。

傅抱石 《观瀑图》

      中国古典美学向来习惯于将艺术家的思想情感、气质人格与其艺术作品联系起来。傅氏之所以屡屡描绘海雨天风的泉瀑题材,实与他高尚的人格和丰富的内心世界分不开的。《观瀑图》完全体现了作者胸襟、气度、胆识和学养,是抱石胸中“浩然之气”的自然流露。

吴冠中 《湿地风光》

      “艺术是无用之用,无为之为。真正的艺术品虽看似没有物质价值,却具有无与伦比的精神力量。”

李可染 《青林夕照中》

      采用画家后期常见的满幅式构图,山石只取截景,却让人感受到范宽式全景山水的力量,浓墨稍染藤黄、花青而成的巨峰扑面而来,构成画面中最沉稳部分。大面积浓墨表现巨峰,通过笔法穿插,使得山石中仍隐现空间;树的叶子点点沿树干而画,笔下一种毛茸茸的效果使画面极富生趣。

李苦禅 《重阳声色》

      此图菊占大部,唯空右上角,斜出枯枝以栖麻雀,雀尾上翘与花头枯梢向上,令秋景秋色透发着傲霜之生机,故以“声色”点题殊为合宜。麻雀之意象,乃夸张其头身之硕,益显其尾之灵动,是“大巧成拙”之用耳。

黄永玉 《暑荷图》

      黄永玉被称为“荷痴”,源于他的荷花独树一帜,神韵盎然。黄永玉以油画、版画、插画的笔法、手法来渲染荷花的神韵而不是荷花的形似,以及荷花的光影关系,构图尤于随意中见匠心。此幅画作主体荷花突出,色彩斑斓,而且显得非常厚重,有力度。

黄君璧 《秋山红树图》

      此轴采用全景式构图,崇山叠嶂,山势连绵,山间林木葱郁,飞瀑如练,溪流蜿蜒。为了表现秋山红叶,画家以赭石渲染山石,甚至直接以朱砂点树丛,呈现出一派秋日层林尽染之美景。该画造境雄浑壮阔、绵密幽深,山石皴笔细密,用笔苍劲,由是观之,黄君璧确为石溪传灯。

蒋兆和 《志趣高洁》

      蒋兆和是“五四”运动以来极具变革思想的艺术家之一。在徐悲鸿先生的影响下,他集中国传统水墨技巧与西方造型手段于一体,在写实与写意之间架构全新的笔墨技法,由此极大地丰富了中国水墨人物画的表现力。

于非闇 《牡丹双鸽》

      此幅是于非闇专门画牡丹中最为名贵的“魏黄姚紫”。如果说牡丹是花中之王,那么姚黄和魏紫就是“牡丹之冠”。由于牡丹为富贵之花,下有双鸽代表著和平,故此作暗寓“富贵平安”之意。

刘旦宅 《赏秋图》


来源:搜狐


欢迎关注中国美术家书法家艺术网!




分享到:

上海艺术家百度统计